首頁│常見問題│聯絡我們

訂閱電子報:

瀏覽人數: 9377       搜尋:

 


分享至: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字體設定:

從「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看兩岸產業合作契機

日期:2014-07-16 出處:

作者:賴皆興(產業評論員)

壹、前言
兩岸兩會於2013年6月21日在上海簽署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雙方各自開放64項及80項服務業給對方,且陸方承諾對我方開放之多項協議,其待遇甚至優於WTO的規範。
  「兩岸服貿協議」其實僅是兩岸經濟架構框架協議(ECFA)的一部分。所謂的ECFA,除了早期收獲清單之外,還包括兩岸投資保障協議,以及最為重要的服務業和貿易協議。這是台灣走向自由化的一大關鍵,也是兩岸經貿進一步整合的重要協議。亦即如此,囿於部分民眾對於台灣與中國大陸經貿關係發展的不同認知,兩岸服貿協議歷經兩岸幾次的談判,雖已順利簽署,但卻引發許多正反兩極的爭論,因此仍卡在立法院而未生效:持肯定態度者,認為台灣服務業可以趁此機會走出去,透過爭取中國大陸的市場,進一步擴展華人市場與全球市場,有業者甚至認為,可以與有意投資台灣的陸資合作,擴充台灣本土的業務。然而,相對於這些正面的聲音,反對者則是質疑兩岸服務貿易的談判甚至簽署,都未詳盡徵求台灣相關業者的意見,驟然向大陸開放服務業市場的結果,將對相關產業產生巨大衝擊。其中,相關文化影視產業、電子商務、金融服務等產業可以說是受惠產業,具有廣大發展前景;但可能會影響生存的產業則包括了印刷出版業和中醫產業等,也因此引起巨大的反彈聲浪。對此,針對服務貿易簽訂後兩岸服務業的合作新趨勢,本文將特別針對文創產業與電子商務兩項產業進行深入分析,從而評估兩岸產業合作的未來發展模式與合作契機。
貳、兩岸產業合作現狀
  過去幾年,兩岸產業的合作多在製造業領域。但一般認為,兩岸產業目前面臨三大嚴重的問題,包括「重複投資與惡性競爭」、「關鍵人才惡意挖角」及「台商經營所遇到的『潛規則』」等三大問題。由此可知,兩岸產業的確已不再僅是合作關係,而是逐漸進入「既競爭又合作」的「競合關係」。
兩岸在2008年正式開展產業交流與合作步伐,推動產業交流合作的平台與制度化。前者是中國大陸為因應金融海嘯之衝擊,推出各種擴大內需方案,拓展兩岸商機;台灣則推動「搭橋專案」,由政府搭建兩岸產業交流合作平台,讓民間業者在此平台上進行各個產業互補互利合作。
過去五年兩岸產業的交流與合作情況,一般認為熱鬧有餘,實效則有限。以「搭橋專案」而言,自2008年底啟動至今,兩岸已共同舉辦包括19項產業、45場次的產業搭橋會議,促成兩岸逾1,600家企業洽商合作,簽訂超過300件合作備忘錄。但其內容大多屬聯誼性質,偏重各抒己見,欠缺具體解決方案,形式意義大於實質價值,亟待創新與突破。如以合作落實層面而言,目前兩岸產業合作主要是傳統產業生產要素之間的合作個案,如由台灣的資金、技術與大陸的土地、勞力之間的要素合作,很少出現研發、行銷、品牌、產品標準等領域的合作。近幾年兩岸都體認到新興產業是未來拉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點,台灣推出生物科技六大新興產業規劃,大陸確立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兩岸具有相當程度的共通性與重疊性,是未來可以共同發展的戰略支柱產業。在這方面,目前兩岸已選定推動之產業試點項目有LED照明、無線城市、TFT-LCD、冷凍物流、電動汽車等5個領域的先期試點產業合作,但因缺乏積極政策引導與具體資源,沒有有效的推動機制,致試點合作深度與商業績效迄未能達到預期,不能產生擴散示範及外溢效應;有些甚至因為政治考量和市場因素,兩岸產業如液晶面板產業之間各自追求產值,形成了競爭態勢。
參、服務業是兩岸產業合作的契機
  在兩岸製造業的合作面臨重整與瓶頸時,相對地,兩岸服務業的合作卻有很大的空間,特別是文創產業的合作。
一、兩岸文創產業合作具有現實基礎
  文創產業是兩岸在政策上皆要大力扶植的重點產業,更是未來十年的經濟發展戰略重點,中國大陸在十二五規劃中,即明確提出要將文創產業視為要大力發展的支助產業,而台灣不僅早在2002年即正式將文化創意產業列為「挑戰2008:國家重點計畫」之一,更在2009年將文化創意產業定位為六大新興產業其中一環,在2010年所公布施行〈文化創意發展法〉之後,也更為強調文化創意產業的創新研發、人才培訓、與開發國內外市場,至於在「黃金十年」的規畫中,更同樣期待台灣文創產業的發展能夠成為未來發展的『五大支柱』之一。兩岸在同樣重視文化產業的發展與創新的基礎上,文化創意產業成為兩岸經濟合作的新熱點,過去在文創產業的交流已相當頻繁,未來如何能夠加強相互之間的合作領域,將是兩岸要攜手共同開創的方向。
近年來,兩岸文創產業不僅有長足的成長,更建立起友好的合作連結,過去十年來,大陸文化產業的增長速度超過同期GDP增長的一倍,始終保持在24%;而台灣的文化創意產值也在2011年時達新台幣6000多億元,占GDP的4%。這樣的發展速度促使兩岸文化產業奠定了進一步合作的產業規模與市場基礎。
  從中國大陸的現實面來看,兩岸文創產業的交流與合作可以被視為中國大陸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的一個重要環節,誠如前大陸國台辦主任王毅所說「兩岸文創產業的合作是提升兩岸經濟交往水平與層次的必然要求,也是兩岸各自經濟轉型的客觀需要。」文創產業做為經濟轉型的趨力,加上兩岸在文化上具有同文同種的關連性,將可以透過合作發展更高水準與品味的文化產品,創造出品牌創新,推動兩岸文創產業的前景。對於台灣來說,如何與中國大陸在文創產業上截長補短,增強彼此的競爭力,創造出互惠雙贏的未來,也對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具有關鍵性的影響。未來如何在創意、創新和創業等三方面加強提升品質和規模,透過兩岸在文化創意產業的相互合作來增強彼此的軟實力,接軌國際競爭力,將是兩岸藉由文創產業可以攜手共創的未來。
二、兩岸文創產業發展模式
  然而,兩岸在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上雖有其共同點,但也有存在著不同的發展特色。從長期發展來看,兩岸在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上有著不同的發展模邏輯。
(一) 台灣文創產業:由下到上的生產模式
台灣的文創產業是一種從下往上而生成的產業模式,其紮根於台灣的社區與民間社會,從濃厚的文化性格中生成。像是以宗教廟宇為信仰中心的社群,即透過社區總體營造的過程,開創了全新的文化創新型態與社群意識;或是許多紮根於社區意識所創新的文化創新型態,也是由民間自發力量所產生;這也就是說,台灣文化產業的生成過程與創新的生活型態或是創新的文化價值有著密切的關聯,包括透過社區營造所經營出來的觀光產業、文創商品等,像是雲林古坑鄉的咖啡,或是大甲媽祖的繞境,乃至小琉球的民宿等,這些具備社區意識與文化創新的微型文化產業讓台灣的文創產業展現出一種由下到上的庶民文創力量,而諸如雲門、誠品、法藍瓷、琉璃工坊等之知名文創品牌,也都從社會力量中自發性生成,具有社會文化的肇生脈絡。
(二)中國大陸文創產業:由上到下政府政策引導的生產模式
  相對來說,中國大陸則是在國家與政策的強勢引領與主導下,在各地大力推展文創產業,尤其像是北京文化創意產業促進中心等機構,即是推動中國大陸文創產業發展的重要單位。以北京的文創產業為例,自2005年率先於中國大陸其他省分擬定推出相關文創產業政策以來,其文化產業的產值已經從674億元人民幣增加到2189億元人民幣,目前更預估北京文創產業的產值將在2015年占北京生產總值的15%,並在2020年可以力爭達到18%,預計要透過文化產業的推動,將北京打造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國際文化城市。而相關的政策措施包括提供每年100億元的文化創新發展專項資金,以政府資金引導來提供民間文創產業的投資立基,另外,北京也將在未來三年打造「文化中關村」,在現有的科技產業基礎上,加強文化與科技的結合,發展出文創產業的經濟規模。中國大陸在「十二五」的規劃下,以由上而下的計畫經濟模式,積極推動文化創意、影視製作、出版發行、印刷複製、演藝娛樂、數位內容和動漫等文化產業,在土地、原材料、資金、勞動力、營銷市場和研發人才等方面皆具有優勢,以此極力推動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
(三)台灣的軟實力加上中國大陸的市場優勢
  以此加以比較,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力量可以說是來自民間,無論是在文化底蘊、創意設計與發想、國際整合行銷等方面都具有相對優勢,充滿多元化的發展活力,但較大的侷限是如何將文化創意產業化,以及如何開拓廣大的市場的問題,而目前包括各地的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或是海峽兩岸文化創意產業展,都是台灣文創產業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重要平台,可藉此掌握中國大陸的廣大市場趨勢。相對來說,中國大陸在文化創產業的優勢就是擁有廣大的市場和產業規模,但要如何加強文化產業的內涵與創意,將可以進一步借鏡台灣法藍瓷、琉璃工坊等知名品牌,以期在未來可以在各自的優勢立基點加強合作。
肆、兩岸服貿協議有助促成兩岸文創產業合作
  細究兩岸服貿的內容,相對於兩岸在製造業既合作又競爭的態勢,服貿協議事實上是有助於兩岸文創產業的合作。舉例來說,兩岸服貿協議中國大陸同意開放大陸電影來台後製等政策,將有利於一年產出高達五、六百部的大陸電影來台後製剪接,有助於兩岸在文創產業的實質合作。此外,在協議中,中國大陸也承諾要簡化台灣圖書進口審批程序,建立台灣圖書進口綠色通道,這也有助於台灣出版在大陸的進一步拓展。對此,像是PChome董事長詹宏志就認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為台灣電子商務產業爭取到的綠色通道是全世界未有的待遇,台灣要如何在國際競爭的平台上,開創新的舞台,考驗台灣文創產業的創新力量。其他包括台灣把每年10部大陸片進口配額放寬至每年15部,也是一個可能的新合作機會,如何讓台灣電影能夠透過合作走出台灣,不僅經營中國大陸的市場,更進一步合作進入亞洲市場,乃值得進一步發展。
一、台灣影視產業可藉此與國際接軌
  近幾年,由於中國大陸廣大的收視人口,有足夠的票房收入及廣告收入支撐,因此其影視產業蓬勃發展。而台灣影視產業如何藉由這個平台,強化影視產業的高度和力度,進而與國際進一步接軌,將台灣精神、台灣文化藉由影視平台傳播到全世界,相信對所有人所樂見的。
  雖然,兩岸在「服貿協議」中針對影視產業的開放項目,都屬低程度的條件交換,對台灣票房不會產生過多衝擊,但對台灣影視產業前進大陸的發展也無明顯幫助,但兩岸服貿協議應可視為台灣影視產業拓展大陸市場的基礎。細看服貿協議我方對中國大陸的開放項目,事實上,近幾年台灣電影在中國大陸市場上履獲佳績,但由於中國大陸對於台灣電影進口的限制,往往台灣電影在中國大陸上映無法安排到好的檔期,亦或無法取得較好的放映廳數,在票房的表現因此受到影響。也由於如此,台灣影視業者紛紛透過與大陸或香港合資的方式進軍中國大陸,依照兩岸服貿協議,往後台灣電影將不受進口配額限制,且合拍片的發行可比照國產影片等鬆綁規定,這些都是台灣影視藉由中國大陸市場走向國際的契機。換言之,若兩岸服貿協議生效,對於台灣影視產業的拓展相信是一大助力。
  當然,近年來兩岸影視產業的交流已非常密切,兩岸影視產業的合作空間還很大,還有很多的空間可以進一步開展。而由於台灣民眾已相當成熟,因此台灣開放中國大陸電影來台上映配額從10部增加到15部,相信影響並不大。若純粹就市場來看,即便中國大陸電影來台上映擠壓到台灣及其他進口電影的放映廳數,但沒有好的票房支撐,相信也很難造成太大的衝擊。
二、電子商務產業前景無限
  兩岸服貿協議中,電子商務可以說是最具發展潛力,也最受注目。近年來,中國大陸電子商務發展相當迅速,大陸最大的電商集團阿里巴巴市值預估早已突破千億美元。而這個仍在發展中、且後勢相當看好的產業,在這次兩岸服貿協議中成為討論的焦點之一。
(一)中國大陸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市場之一
  中國大陸電子商務的交易究竟有多火熱?日前11月11日「光棍節」,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天貓及淘寶就創了高達350億人民幣的驚人業績,若加上其他電商的銷售額,當天的銷售額至少逾500億人民幣。以今年10月日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近700億人民幣來看,等於一天的網上消費就占了當日總消費的三分之二,大陸民眾爆發式的網購能力令人咋舌。以2012年來看,大陸電子商務的交易規模就高達8兆人民幣,線上購物更突破1兆人民幣。中國商務部指出,未來將全面扶持中國大陸的電子商務發展,計畫到2015年,電子商務交易額超過18兆元人民幣,可以想見,中國大陸未來勢必成為全世界最大電子商務市場之一。
  由於電子商務已經所有流通零售業者的兵家必爭之地,因此幾乎中國大陸所有的實體通路商,也同步發展電子商務。依據中國商務部公布的「促進電子商務應用的實施意見」中明確提到,電子商務將成為重要的社會商品和服務流通方式。到2015年,應用電子商務的進出口貿易額,將達到當年貿易總額的10%以上,網路零售額將達到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0%以上;且規模以上企業應用電子商務比例將達80%以上,可見其潛力無窮。
(二)兩岸服貿協議是台灣電商產業的全新機會
依據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台灣業者將可以在福建設立經營性電子商務網站,不僅服務範圍可以普及於全大陸,持股比例亦達55%,有利於台灣的相關電子商務平台進入大陸市場,提高在大陸經營電子商務的掌控程度,降低合資和合作所面對的經營風險。
  尤其目前所謂的「跨境交易」概念逐漸盛行,針對兩岸的電子商務市場,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免費貿易區」的概念。以淘寶為例,七億五千萬個台灣沒見過的商品新選擇、新價格、和新貿易,正創造了一股新的產業交易模式,在淘寶網上,已經不僅是一般網友下單而已,台灣更出現很多新形態的貿易商,利用淘寶下單,形成現在重要的「台登淘寶」現象,淘寶可以說是正帶給台灣產業全新的價值。
對此,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詹宏志就認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生效後,台灣電子商務反而有了新機會,目前預估在2014年台灣的電子商務約有一兆台幣的市場(2000億人民幣),即使淘寶網所交易的8億物件量遠大於露天拍賣的5000萬物件,但是如果以國民平均物件數來看,台灣的交易量其實比起大陸更大,尤其台灣的服務水準高,買方與賣方的信賴度也高,金流物流也較中國大陸更為成熟,在環境開放、鼓勵多元創新下,台灣電子商務市場相當成熟,未來台灣的電子商務發展潛力也相當龐大,非常適合提供相關服務進階改造,也適合進入異地市場進行開發,結合金融產業、零售業、與互聯網等進行產業與商業的合作,進行異地結盟或是異地合作的相關計畫,尤其台灣相關資訊人才豐沛,企業相當容易尋找到合適的人才,這也是台灣電子商務發展的重要優勢。相對來說,大陸市場由於管制嚴格、限制條件繁瑣,過去台灣業者若要發展大陸市場,自主性並不高,只能做為一個合作者,兩岸服務貿易的簽訂,允許不超過55%的多數股權形態成立公司,可謂為電子商務產業帶來了新機會,促使台灣公司可以有多更大的機會參與中國大陸龐大的電子商務市場,藉由相關的合作投資機會,將有可能在未來改變地域產業分配。
(三)兩岸服貿協議對台灣電商產業的挑戰
  服務貿易協議為什麼對電子商務產業來說如此關鍵,以淘寶網來說,在兩岸有關電子商務的往來方面,一般大家都很關注「淘寶登台」現象對台灣電子商務所產生的衝擊。但事實上,淘寶網來台合法設立公司,開設網站,提供符合消費者需要的品質服務,對於台灣來說並沒有實質的害處其在台灣投資資源,雇用本地人才,本身可以看成是全球化趨勢下跨國產業投資的一環,有助於促進台灣本地的經濟發展,在自由開放的貿易經濟中,台灣民眾也可以自由地透過此管道尋找更多選擇性和更便宜的東西,淘寶網本身也創造了一種需求;但相對來說,「台登淘寶」(台灣人跑到淘寶網購物),反而是更需要重視的課題,如果說十萬或是百萬的台灣民眾,皆跨越「國境」去淘寶網找東西、買東西,乃反映出網路上以消費者為主體的跨國境購物趨勢,尤其在淘寶網中,乃不乏價格極其低廉的「中國産品」,可謂提供了台灣民眾的多元選擇性。
  但是,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中國大陸並沒有開放當地民眾也可以到台灣的相關網站上進行購物,大陸廣大消費者無法在台灣的網站上找到更安全或是品質更好的產品,這對於台灣相關電子商務試圖開拓更廣大的大陸市場實構成發展限制,包括在中國大陸的網域管理上,台灣很多網站都是上不了的,這本身即構成貿易的不對等性,尤其台灣網民上淘寶網的行為,已非停留在一般的消費者層次而已,更多的消費行為其實是是進行進貨買賣的批發商,透過從淘寶網進貨,再轉賣給小店、攤販或網路拍賣,形成新的一種貿易型態,這樣的商業模式讓大陸的低價商品未經任何貿易規範即直接接進入台灣市場,不僅衝擊到台灣中小企業的生產者的生存,更在商品安全、檢疫,產品標示與關稅稽徵方面,形成巨大漏洞,如果未加規範限制,未來對於台灣經濟來說反而會造成更大的負面影響。
  是故,如果大家都只關注到「淘寶登台」的表面問題,卻未重視「台登淘寶」背後所潛藏的危機,將會錯估服務貿易協議對於電子商務所帶來的實質助益,透過網路產業的國際開放政策,可以帶動新產業與新就業又也可以連帶加惠中小型傳統產業擴展其業務範圍,如何積極引導類似淘寶網的個案邁向對兩岸皆有利的方向,使兩岸的貿易能夠平等發展,可以說是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簽訂後,將為台灣電子商務產業所帶來的發展契機。
肆、兩岸文創產業仍有很大合作空間
兩岸文化創意產業的交流和合作,是今年11月南京舉辦的兩岸企業家峰會中的一亮點。
兩岸紫金山鋒會強調兩岸產業合作,在設立的七個產業合作小組中,特別成立「文化創意產業合作推進小組」,兩岸文化創意產業合作推進小組還簽署合作備忘錄,作為進一步推動了兩岸文創力量融合發展的平台。在備忘錄中,由南京、杭州兩城市共同發起,上海、廣州、長春、青島、珠海等7個大陸城市的文化產業協會與台灣亞太文創協會共同成立全國首個海峽兩岸城市文創產業協會聯盟。該聯盟成立後,將本著開放性的原則,依托兩岸企業家峰會等兩岸高層次交流平台,促進兩岸文創協會和企業間的交流對話,充分發揮協作效應,共同推進兩岸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南京文創大廈、紫東國際創意園動漫體驗館、杭州創意設計中心台灣文創品牌推廣平台、浙江絲綢與瓷器創意設計產品開發等一批重點項目簽約,總金額超過10億人民幣。
由紫金山鋒會設立兩岸文化創意產業合作推進小組來看,可見兩岸對於共同推動發展文創產業有相當共識。事實上,近年來,中國大陸透過國家力量大舉在各地發展文創產業,大規模建立文化園區而未深耕文化涵的結果,同質化的潛在問題也日益浮現,未來要如何深耕各區域的特色,發展創新與創業的平台,將是未來的發展重點。而台灣文創產業之於中國大陸的最大特色在於善用中華文化資源,將藝術珍品與生活實用結合,創造出驚人收益,未來如何進一步開拓大陸市場,甚至與中國大陸文創產業合作創新更多有價值的文化產品,開發創新與創意的知識平台,都將是合作的重點。
  整體來說,大陸文化市場龐大,台灣文創產業如何深入經營大陸市場,將會對台灣文創產業的未來具有關鍵影響。目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簽訂,在文創產業方面已釋出許多利多,包括出版、電影、線上遊戲等業者皆爭取到優於外商甚至港商的進入條件,對於文創產業進入中國大陸的發展有正向的影響,台灣相關文化創意產業可以善加運用此優勢,深耕經營大陸文化產業市場,開啟文創產業的兩岸合作新未來。更進一步來看,在中國大陸積極推進城鎮化、擴大內需等政策的此刻,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將有助於台灣能夠在大陸建立起可以向消費者進行銷售的電子商務平台,讓台灣中小企業的產品也能夠無須在當地設立據點,就可以進入大陸市場進行銷售,預期這樣的未來台灣電子商務平台業者可與我有意出口的商家攜手合作,透過我業者在大陸設立的電子商務平台,讓我中小企業的產品無需在大陸設立據點,即可在大陸市場銷售,帶來發展空間。未來兩岸在電子商務產業的合作模式上,兩者可以說是各有發展上的優勢,中國大陸具有廣大的生產力量,也是最大的互聯網生產基地,而台灣雖然市場較小,但擁有靈活的運營模式,也有熟悉日本與美國模式的優良人才和完善的電子設備供應鏈,未來若是可以加強合作,可以將中國大陸視為生產工廠,從而進一步開發美國市場,加強合作將產品推到美國,預期可望可以開創更大的產業與市場規模。
  當然,由兩岸服貿協議內容來看,兩岸在文創等相關產業的合作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例如在資訊服務業方面,大陸已於ECFA早收清單開放獨資經營,惟我業者在大陸市場仍面臨資質認定困難的問題,這些都有待兩岸進一步的協商和努力。而在第九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上,中國國民黨國政研究基金會教育文化組召集人李建興,針對進一步加強兩岸文化產業合作提出的七項建議,可作為兩岸文創產業合作的思考方向:
第一,應該籌設對等互利的兩岸文化產業合作發展工作小組,指導、促進、評估兩岸文化產業合作的積極性發展辦法。
第二,加強兩岸文化界高層管理者以民間身份互訪,形成交流機制,營造有利雙方的友善環境,簽署不同階段的具體交流合作協定。
第三,推動簽署兩岸文化創意產業合作協定,以突破目前的政策限制,開創市場,實現互利。
第四,建立四種相關平台。其一,以伙伴關係借由官方資源、政策與產業界聯手成立兩岸文化產業合作發展促進會,或由相關機關授權民間法人設立兩岸文創產業合作共同服務平台,作為商建兩岸文化市場的民間制度性的平台。其二,兩岸演藝團體應該結合建立平台,互相溝通兩岸演藝資訊,解決相關的問題。其三,科技文化與觀光旅遊合作平台。其四,借兩岸旅遊電子商務,匯整兩岸文字及兩岸詞彙資料庫。
第五,加強知識產權及個人隱私的保障。建議採取下列三種途徑:1.落實海峽兩岸知識產權保護合作協定。2.透過版權交易中心機制,保障影視產品與兩岸交易時的版權。3.尊重並制定法律來保護彼此的專利知識產權及個人隱私。
第六,秉持對等開放原則,建立雙向合作商轉模式。
第七,建議加強雙向技術合作及人才交流。分為以下七種做法:1.積極提倡文化創意產業合作示範城市,並在條件許可的城市建立台灣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或者是合作實驗區,全力建設產業合作、人才開發、論壇活動、展示交易、理論研究五大平台,提高文化產業的實力;2.共同培養文化創意產業高級專業人才和管理人才,加強兩岸文化產業與大學的互動,建立產學研合作的機制;3.用台灣現有的創新、研發及技術優勢與大陸充沛的人力資源結合,讓兩岸動畫產業於全球供應鏈中占據重要的關鍵地位;4.在兩岸設立原創、研發、運籌中心,設立高附加值作品,發展自有品牌產品;5.成立兩岸動畫製作推動委員會,提升動漫產業人力資源價值與優勢,開拓海內外市場;6.進一步加強數字化,共同來創造數位或者數字出版的紅利;7.為便利兩岸文創人才的交流,應在人員往來方面提供更加便利的服務,並降低雙向通信費用。
伍、結論:兩岸只有互信才能互利
兩岸產業合作不僅是資金合作,更是創意合作、技術合作,形成產業聯盟,共同打造品牌,提升兩岸產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但目前這只是理想,產業合作涉及兩岸利益分配與產業內部分配問題,各有各的考量,可謂知易行難。產業發展是經貿的基礎,產業合作是兩岸事務與政策重要的支點。大陸腹地廣大,具有推動兩岸產業合作的優勢與能力,惟其政策存在多項考驗,成效有待觀察。
兩岸產業合作遭遇的問題包括:一、兩岸互信問題。兩岸長期政經體制不同、法律規章差異、價值觀念歧見,不可避免的會顧慮到產業合作政策的持續性,這是兩岸產業合作與融合的深層次障礙;二、政策認知與協商問題。產業交流與科技發展息息相關,最近大陸提議兩岸科技交流合作協商,我方則表示將研議推動兩岸科技交流,但是否簽署協議仍待評估;三、兩岸人才交流問題。近幾年大陸多方挖角台灣新興產業與服務業人才,最近廈門更推出台灣特聘專家制度暫行辦法,預計至2020年,要在廈門特聘300名台灣各領域專家與團隊,引起台灣重視,表示兩岸人才交流問題,應納入兩岸產業合作、經濟合作討論的議題;四、大陸產業經營環境問題。目前大陸產業的組織、規模、產品、地區結構性矛盾突出,大陸台商和大陸本土企業的競爭條件仍不對等,加上開放市場的阻力仍大,限縮了台商企業的發展空間。如果兩岸未能真正面對並解決癥結問題,則所謂的兩岸產業合作試驗區、示範區,可能只是成為又一個對台招商區而已。
  另外,兩岸在簽署相關合作貿易協定時,更應該重視不同產業別所牽涉的細部問題,才能真正研擬出對兩岸產合作真正有益的政策方向。像是印刷業就與電子商務產業截然不同,整體是由出版、印刷、發行、零售,四個環節相互呼應連接而成,涉及整體生產流程的環扣性問題,因此並不適合單獨作為一類來談合作協議,而必須將出版業的上下游相關產業都包裹起來一起談判,對「精神糧食」的生產與流通過程,進行整體的策略思考。目前在兩岸服貿協議中,由於台灣並沒有對出版進行相關的限制,不需要出版社登記,也沒有書號控制,因此,這樣協議等於一次開放了印刷、圖書發行、和圖書零售,一口氣打開了出版上下游產業鏈的三個環節,對台灣的相關產業影響甚鉅。如何訂立更為對等的服務貿易協議,是兩岸未來在產業合作上亟需要重視的關鍵,特別是針對大陸出版業的開放,更是未來要努力的方向,畢竟台灣與中國大陸在與出版產業相關之「出版、印刷、發行、零售」產業上下游差異極大,台灣雖然產業數量眾多,有15000家出版社、7600家印刷場、40家發行商、800家書店,全部是民營,沒有國營業者,且大多數都是小型業者,分屬不同行業、不同政府主管單位,且資本額多在幾百萬元到幾千萬元台幣。相對來說,中國大陸在這方面的產業數量較少,但是資本額龐大,580家出版社都是國營,主管機關為新聞出版總署及更上級的中宣部,在「造大船、出大海」的政策下,更集結為3家國家級的出版集團,27家省級出版集團,每一家都同時經營出版、印刷、發行、零售,資產金額龐大是台灣業者無法,光是省級的江蘇鳳凰集團,總資產就是200億人民幣。對此,兩岸在出版等相關產業的合作上其實相當不對等,未來如何持續透過服務貿易協議的商談,針對相關環節設定限制,以充分謹慎因應中國大陸基於意識形態對於出版業無法開放的不對等狀況。
  整體來說,目前文創產業已在世界成為潮流,透過兩岸服貿易協議將可望打造出具有華人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其中,台灣以創意取勝,文創始終是台灣相當自豪的產業,在中國大陸文創業拼命追求文化與科技的結合、創新技術的同時,台灣在文創產業的發展優勢在於品質與細緻性,乃至於在日常生活美學上的經營,而中國大陸近年來逐步趕上,其具有深沉的文化底蘊,在政府支持下正大力發展文創產業為中國大陸的支柱產業,兩岸的文創產業,可以說是具備相互互補之功能,對此,北京清華大學國家文化產業研究中心主任熊澄宇就指出,大陸重視文創產業的效益,而台灣則較關注文創產業在創意生活方面的實現,若是雙方能加以合作,以台灣品質為號召,將可以到全世界推廣中華文化。兩岸文創產業發展空間潛力大,可以在資金、市場、人力、管理、技術等方面加強合作,共創雙贏。並進一步培養國際文創產業人才,共同合力經營具知名度與影響性的國際品牌,讓「文化」透過產業模式真正活起來,結合創意與文化質感,在優勢互補的基礎上,創造更大的效益,以因應國際市場與國際品牌的競爭。


相關網址: